快速导航×

精彩文章网

  • <small id='j05u2k3b'></small><noframes id='hdtqh4yw'>

      <tbody id='4mae8pmj'></tbody>
    叙事写人散文 关于病床发表于: 2020-09-27 12:14
    水墨人生绵绵的秋雨一直下着,那叠积的烟霭弥漫着整个山谷,一个山石微耸的斜坡上,长着几丛幽兰,其叶在雨雾中纷披,气势萧萧,其花纤美而秀挺,开的寂寞而洒脱。每当看到这幅国画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升腾出一种异样的情感,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个人来...... 周围终于寂静下去了,只听得夜风轻轻吹动窗帘的声音。他坐到书桌边,在那个用了很久的灰黑色台灯下开始备. 课了。鲁迅先生的这篇《孔乙己》尽管已经整整讲了十一遍,可是如何让学生认识鲁迅,学习到鲁迅先生文章的精髓,是他非常困惑的问题,因为鲁迅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时代气息,带有深刻的旧中国烙印,由于时代的发展变化,现在的孩子们很难理解那个充满社会责任感男人的彷徨,呐喊,甚至是愤世嫉俗的批评。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必须让孩子们把这篇艺术性很好的小说学好,他打开课本开始认真的研读起来......小外孙惊醒了,从卧室里传来老伴拍打孩子后背的声音,还有她轻声哼唱的那首古老的摇篮曲的声音。他的背影是灰黑色的,仍旧坐在那里一边查资料,一边写教案。有时他停下来,凝神思考,那灰黑色的台灯发出微弱的光,在他的四周晕染出一片淡淡的光晕,只能看清他的头部,那黑色的头发像是浓墨粗笔点出的兰叶,那银白色的头发像是淡墨细勾的兰花,清新雅淡.有人说,白发是从走向衰老的生命深处滋生出来的,可是,我却全然不觉得,没有一种头发的颜色能够比它更质朴与纯洁,厚重与沧桑新年散文,包容与坚韧,这是一种生命的极致美。夜深了,他把书桌收拾得整整齐齐,备好的教案放在最上面,怕吵醒老伴和小外孙,没有脱外衣,躺在床上睡觉了。第二天日记,他喝了老伴儿给熬好的粥,就拿上他那一摞厚厚的书出门了。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树叶还没有抽出绿芽来,只看见那灰色的枝桠直冲向天空,天气有点凉,可是今天院外却十分热闹,才早晨八点刚过,就有各种职业,不同装扮的人们带着鲜花、水果、礼品盒,一个个,一伙伙接踵而至了。他们这是干什么?他的脑中掠过一个念头,但没有多想,就匆匆上班了。中午放学回家了,他坐在饭桌旁边,脑海中又浮现出今天上课的情景: "孔乙己太可怜了,他的存在只是别人的一个笑话,他的人生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一个孩子眼里噙满了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说。孔乙己是饿死的,是活活被人打死的,是被那个落后的社会戕害而死的” 另外一个孩子手握紧拳头,愤怒的说。谁来给孔乙己做人的尊严?谁来改变孔乙己贫贱而凄惨的生活?谁来唤醒那些麻木的灵魂?谁来推翻那个可恶的社会?”还有一个孩子用严肃而沉重的声音说。孩子终于懂了鲁迅先生,他今天有些激动。那隔壁觥筹交错,笑语喧和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早晨那些人是给老郑祝寿的。这时老伴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笑着说:老赵,今天是你五十五岁生日,快尝尝我做的手擀面怎么样”?他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面条,笑着望着与他相守快三十年的老伴,这笑容像是古筝演奏的一首很淡,很平静的乐曲,犹如那幅水墨山水画,意境空灵幽远。2012-5-3 河北宣化县二中范亚清 离开故乡已有八个月了,当我提着行李,远远地看到苍茫夜色中故乡的灯火时,心儿便无比的喜悦激动着,顾不上旅途的疲惫,我飞步奔进了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山村里。 我突然回家,爸爸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妈妈则噙着喜悦的泪花看着我问长问短。接着妈妈便做饭去了,因为我还没有吃饭呢! 在餐桌上,我问起了家里的情况,爸爸说起了合肥的房子出租的事;当我们谈起山村里的人事变化时,爸爸告诉我:大主人死了。” 什么?大主人死了?”我一时愣在那里,本来十分可口的饭菜嚼在口中也不知味道了。一个穿着一身破衣服、满脸胡子拉茬、光头干巴痴呆的老头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晃荡着并渐渐清晰起来。 大主人姓朱,大名树。据村里年纪大的人说,在那个人人脑袋发晕发狂的年代,大主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学...离开故乡已有八个月了,当我提着行李,远远地看到苍茫夜色中故乡的灯火时,心儿便无比的喜悦激动着,顾不上旅途的疲惫,我飞步奔进了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山村里。 我突然回家,爸爸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妈妈则噙着喜悦的泪花看着我问长问短。接着妈妈便做饭去了,因为我还没有吃饭呢! 在餐桌上,我问起了家里的情况,爸爸说起了合肥的房子出租的事;当我们谈起山村里的人事变化时,爸爸告诉我:大主人死了。” 什么?大主人死了?”我一时愣在那里,本来十分可口的饭菜嚼在口中也不知味道了。一个穿着一身破衣服、满脸胡子拉茬、光头干巴痴呆的老头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晃荡着并渐渐清晰起来。 大主人姓朱,大名树。据村里年纪大的人说,在那个人人脑袋发晕发狂的年代,大主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学来一句:我们是社会的大主人”,反反复复的念叨着;于是村里的人便送他一个外号:大主人,真正的名字反倒没人叫了。 在长江南岸还盘踞着一块臭石头的时候,大主人随他的母亲逃壮丁来到了这个小山村,后来,便在这里的朱姓家族认了宗。不久他的母亲便去世了,他又无亲无故的,孤伶伶的一人住在村里的牛棚旁边。 大主人有些痴呆,在他年轻力壮的时候,特别的想老婆”,人前人后的唠叨。便有人故意寻开心骗他说,某某地有一个女人,她原来本是你妈给你订的娃娃亲,该是你的老婆,嫌你又穷又脏,跟别人跑了,你现在应该去和她重修旧好,把她要回来。他听了几次之后,竟当了真,高高兴兴的洗了个澡,换了身没破的衣服跑了去。结果被那一家的男人提着大棍子追了出来,吓得他跑掉了裤子也不敢停下来去提一提。 像这样的一个单身汉每天除了去捣鼓他的几片田地之外,余下的时间新年散文,也只有拢着手到处晃悠了。村子里的组长便将自己的一亩水田租给大主人种,生产收割他全不管,到时看产量给一部分粮食给大主人作为报酬。 大主人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土地,无经济来源,自种的粮食当然不够吃。于是他高高兴兴的应下了这件事。风里来雨里去,收过谷子后,组长给了他三箩谷子,看起来约有二百斤左右。可后来据大主人自己说,那三箩谷子只加工了不到一百斤米。原来,那个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和先进工作者,家里奖状贴满了四壁的组长将二扬稻(瘪稻)与谷子掺在一起给了他。 从人们的议论中大认再傻也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他就再向组长去要谷子,吃了闭门羹,谷子没要成,反而得罪了人家。到了冬天下雨时,牛棚一侧的墙被淋湿了倒了下来,大主人虽很幸运未被砸死,可他那可怜的又脏又暗的窝儿便全方位的开放了,冻得他缩着光头躲在被窝里发抖。他听了别人的主意又去找组长给他解决这个困难。组长正捧着茶杯烤火呢,看了看大主人哭丧着的脸说:我没空。”大主人又去找村长,却没有了下文。如此几次,他实在冻得没奈何了,便自己用茅草扎了道篱笆,总算挡了点风雨。 那一年大主人种了一亩田,却将自己的庄稼耽误了,结果粮食仍然不够吃,冬季雨雪天他便赖在床上不起来,一天喝一餐玉米糊糊。后来一个小孩子说他看见大主人将暖手火钵里的焦炭放在嘴里咯嚓咯嚓的嚼得满嘴乌黑的咽了下去。对此村里的人有的表示惊讶,有的则认为他是个半痴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议论几句之后也就再无从谈及了。倒是有几个长头发的妇人挺关心”这件事,见了大主人之后时而会问一问:听说你吃焦炭呢?有这回事?” 大主人在贫穷、孤独和劳乏中挣扎着,这以后他又给许多人翻过地,种过庄稼,可人家许给他的承诺却一拖再拖,始终没有兑现。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便一天天地老去。到了去年夏天的时候,他打着赤膊,原本壮实的胸脯上,肋骨一根根清晰地凸了出来。他七十还差好多呢,手里已多了一根拄手的棍子。而他那破屋子上的瓦片因天长日久已遮不住风雨了;再加上木头做的屋梁和椽子一根根的腐烂,泥墙一天天的倾斜,大主人终于感觉到了危险,干脆将所有的家当(一张破床,一只破木箱)搬到了牛棚里。 在他年壮的时候,他还可以去做一些力气活去糊一口饭吃,还可以种一点农副作物去换一点油盐钱。等到他老了,还是要去种他的地,以求收些微薄的粮食维持生活——虽然他连走路都已颤颤巍巍。 人们看到了他才会想起他的存在,茶余饭后不经意间提到他,也有人叹息道:大主人真是老了,都拄拐棍了,他倒真是一个‘无’保户啊!” 住大主人隔壁的阿三嫂有一天在河边洗衣服时道:大主人昨晚在哭呢!” 哭什么呢?”一起洗衣服的人问道。 他哭他的妈呢!他说他的妈为什么那么狠心,丢下他走了,让他一个人活着受罪。唉,真是痴憨一个!” 有一天深夜,天气很热,我躺在屋外的竹床上,忽然听到大主人用哭腔叫着:阿三!阿三!” 我连忙跑到牛棚里去,只见大主人一手举着油灯(他用不起电),一手捂着鼻子,低了头坐在地上,阿三站在一边。煤油灯下微弱的灯光映着大主人面前的一大滩东西,空气中飘着一股腥味:血! 大主人声音颤抖的哼道:阿三呐,我……我要死了,你望望呢,我鼻子淌了这么多血!” 我和阿三把他扶到床上仰靠着,他那原本黑瘦的脸上此时却已苍白如纸,那双沾满了血的手冰凉,不停地颤抖。 我们去找医生!”阿三对我说。 医生睡在屋子里,他是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以种地为主,不是专职医生),我和阿三在他窗下候了十多分钟,他只说没有药——大主人身无分文,他当然不肯给他用药的。 大主人在床上躺了二天,起来后,他的脸变得又白又胖”(浮肿)。第二天下午,他拄着棍子,提着一串猪肉慢慢地踱进了村里。他喜悦地告诉村里的人:他去找村长新年散文,村长让他去买一斤肉补补身子,钱由村委付。他提着肉给大伙看,却全是肥泡泡。原来那个屠夫将卖不掉的猪肚皮上的肉砍给他了。 大主人看着那串肉喃喃的道:还是过年吃的肉呢,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一边说一边缓缓的走回牛棚里去。 也许,那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吃肉了。 据母亲说:大主人死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阿三嫂早上还看到他在做玉米糊糊呢,到傍晚被路过牛棚的人发现时,他已无声无息地横倒在他的床上,二只眼睁得大大的,眼珠凸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揪着那又黑又破的蚊帐。 村里的人将他埋了。 清早,我走上村后的小山岗,在大主人生前种过的土地里,孤伶伶地立起了一座坟包,没有墓碑,没有花圈。风吹着四周的枯草唿喇喇地响着。 我的双眼慢慢的湿润起来,文明的风何时才能吹醒人与人之间沉睡了的温情呢? 我的故乡呵! 回忆总是不经意的来临。我是个抚今追昔,多愁善感的人,所以注定我要在过去的边缘徘徊挣扎。 我向来讨厌动物,素爱猫狗的父亲这便也成了我讨厌的对象。与其一年半载形同陌路人,倒不如搬出去,免得同在屋檐下的尴尬。 因此,在12岁年纪的我便过上了自己的生活。那个生日桌上,父亲送了我一只派克钢笔和一间我蒙昧以求的小木屋。从此,木屋就成了我成长的天堂。 木屋不大,睡的地方靠左侧,隐隐约约显得较为暗淡。墙角有一幅丹青,只是蒙上了许些灰尘,仔细一看,不难发现还有一个小条符,字迹模糊,却依稀辨得: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的字样。起初,给我的感觉是凋零,也就除了这些便是空空如也。挣扎一番之后,还是决定留了下来,至少不用看谁的脸色。 也许是匆忙了些,急促了些。先前只顾着欣赏”木屋,却是忽略了眼前这大好景象。 眼花缭乱不敢说,单是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叫我目瞪口呆。对花不甚了解,叫不出个名字,只知道有黄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就是分不清黑和白!这也是父亲常常训斥我的话。先且不要破坏了风景,我提醒自己从沉思中醒过来。刚一漫步,便又让我吃惊不小。芳香四溢不敢说,单是那脚步一挪便牵绊起阵阵清香,让我如痴如醉。寻其根源,除了那些姣妍的花,便是眼前这棵参天古树的杰作。昂起头,正好被雀跃的鸟儿戏弄一番,好容易才擦个干净,倒也不影响我的兴致。远远看上去,还蛮多的,飞来飞去,声音也还算宛转。只是可怜眼前这棵大树了,不但要为它们提供住宿,还要无条件提供娱乐场所,难怪枝叶不够茂盛,看来是发育不良。欣赏过左边的风景,跟着往右过石桥。 石桥成拱形,颇有古代风格。桥的中间有块小石碑,听人说那叫三生石,石碑面上刻着一则上联:东南西北风佳人居其中。”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则好的下联,只好遗憾的离开,连那潺潺的流水都无心留意。刚穿过青草坪就被眼前的画面所吸引:一排一排的青蛙蹲在一朵一朵的荷叶上,居然没发出一点声音。我还没预料到,这样的地方还有个小池塘。所谓水清则无鱼,”我顿觉不解。面前的水分明透彻,却依然看得见那一条条不大的鱼儿,来回的在池间游荡,好不自在。带着疑虑,我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以后的忙碌生活中,也就渐渐的淡忘了这一切,甚至与那个小木屋。记得,临别的那天,我还为它取了个特别的名字——秀水楼阁。然后,独自在木屋外的青草坪上躺了一个下午,直到晚霞的夕阳喋血,才依依不舍的上了火车
    原创散文 描写景的散文 冰心散文诗 新年散文
  • <small id='kkadoivj'></small><noframes id='pgxkwq8x'>

      <tbody id='f8ejfp8u'></tbody>
    精彩文章网
    TOP
      <tbody id='yjlkclsj'></tbody>
  • <small id='9eppapsc'></small><noframes id='cpq08gc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