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使者

散文 83℃

有时孤独无法排谴,独自在三楼的走廊里,踱着方步,脚步声声就象是晨钟暮鼓的声音,清晰而又遥远。 从左向右十步,从右向左十步,心灵的空间就是这么宽阔。 那怕再走一步就迈出了孤独的城...

共1页/1条

标签列表